培根三联画拍卖创新纪录:卡塔尔的文化野心

    美国纽约当地时间11月12日晚,在佳士得拍卖场上,英国画家培根的《卢西恩·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三联画)拍出1.42亿美元,创造了新的全球艺术品拍卖较高价纪录。事后,《纽约邮报》报道,卡塔尔现任酋长埃米尔的妹妹谢赫·玛雅莎是培根作品的买家。玛雅莎已成为全球艺术界被谈及最多的人物之一,她被视为在全球艺术品市场上挥金如土的土豪,文化领域最具权势的女人之一,也被称为“石油帝国的文化女王”。

  艺术品的世界级玩家

  玛雅莎及卡塔尔王室被认为是全球艺术品市场的大玩家,她们利用卡塔尔家族在近30年积累的财富,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纵横捭阖,购买艺术品,试图将卡塔尔从一个以能源发家的国家转变为未来世界上一支重要的文化力量。

     显然,玛雅莎在全球艺术品市场掀起的波澜不止于此。虽然年仅30岁的玛雅莎并非家喻户晓的大人物,但无疑她已成为全球艺术品市场最具势力的人物之一。2012年,玛雅莎以2.5亿美元购买了保罗·塞尚的《玩牌者》,据悉这是珍藏在私人手中塞尚“玩牌者”系列作品的最后一件,其他4幅均收藏于世界各大艺术机构中,包括巴黎奥赛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伦敦考陶尔德学院以及费城的巴恩斯美术馆。2.5亿美元的成交价也将这件作品变成史上较贵的艺术品。这桩买卖早在2011年初就达成,但一直到2012年才被曝光。

  根据《费加罗报》报道,以5000万英镑成交的毕加索作品《抱鸽子的小孩》也由玛雅莎购买。2012年,英国政府为了留住这件作品,设定了出口限令,并希望英国有实力的买家或机构将其买下。但在12月之后,英国仍没有一家机构募集到这笔款项,禁令失效,作品最终被送往中东。

  在卡塔尔王室将毕加索的作品收入囊中之后,英国艺术基金会负责人霍夫曼感慨:“卡塔尔是世界上目前名列头三位的超级买家,他们太有钱了!卡塔尔现在正致力于将自己打造成中东的艺术中心。他们不仅建造令人惊叹的博物馆,同时还引进让人叹为观止的名作。”卡塔尔王室先后以3.1亿美元购买了11件美国抽象绘画大师罗斯科的作品,其中就包括高价成交的罗斯科作品《白色中心》。现在,据不完全统计,玛雅莎购买了罗斯科、里查德·塞拉、罗伊·利希滕斯坦、弗朗西斯·培根、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达明·赫斯特等艺术家的作品。

     作为前卡塔尔酋长的女儿,现任酋长的妹妹,玛雅莎掌管着王室家族的艺术品购买预算,掌控着购买西方现当代艺术品的雄厚资本,这些作品将会成为遍布在卡塔尔各地博物馆的藏品。而关于玛雅莎购买艺术品花了多少钱,并没有确切的数字。英国《电讯报》曾估计玛雅莎每年购买艺术品的预算为1.6亿英镑,而《福布斯》在2012年将其评为最具权势的女人时,曾估计她每年用于购买艺术品的资金为10亿美元。


       收藏背后的文化谋略

  玛雅莎已成为全球艺术世界被谈及最多的人物之一,她具有多重身份:收藏家、赞助人、文化鼓吹者,玛雅莎正在以她的方式,推动卡塔尔转型。

  在2013年《艺术评论》杂志年度一次的“艺术权力榜”榜单排名中,玛雅莎位居榜单首位,在2012年,她的排名为第11位。她被认为是全球最具资本掌控权的女人,不过也有来自各方的质疑,她是否将大笔的资金用在正道上?

     玛雅莎是前任卡塔尔酋长的第14个孩子,从小顽皮,酷爱竞争,在母亲的鼓励下,她和两个哥哥进入开罗的一所男女混杂的学校接受教育。她学习法语、英语和阿拉伯语。后来,她到美国杜克大学学习政治学和文学。在学业结束两年后,她和在哥伦比亚取得研究生学位的丈夫,一起回到卡塔尔。

  返回后,玛雅莎的职位是卡塔尔博物馆协会的负责人,她这份工作的目的在于将卡塔尔转变为一个文化动力室——将这里变为艺术之泉的源头,探索什么是艺术,艺术创作对人类意味着什么。“总之,我们想让卡塔尔博物馆协会变成一个‘文化引领者’,让它成为全球艺术项目的催化剂。”玛雅莎说。

  博物馆协会并不是卡塔尔文化部的一部分,虽然他们也和文化部展开合作。而博物馆的代理工作主要由本地代理商和国外大学完成,比如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就负责博物馆协会的艺术管理和博物馆管理工作。

     玛雅莎团队的成员主要来自国外,尤其是高层领导,比如,其公共艺术项目负责人是荷兰人Jean—Paul Engelen,他之前在佳士得工作。现在管理玛雅莎办公室事务的Edward Dolman曾是佳士得英国行政长官。32岁的Aisha Al Khater是博物馆协会主管,她是第一位在音乐专业获得学位的卡塔尔女性。

  在玛雅莎任职之后,伊斯兰博物馆以及现代阿拉伯艺术博物馆 都已被归类到博物馆协会名下,而一座交互式的体育与奥林匹克博物馆逐渐成型,这也是为了配合卡塔尔2022年将举办的FIFA世界杯而筹建的。不过,工程最为浩大的还属卡塔尔国家博物馆的兴建,这座博物馆将于2016年开馆,由法国著名设计师Jean Nouvel设计。届时,12个展厅将为30万卡塔尔公民讲述他们的国家历史:从史前时代到发达的珍珠产业,从石油、天然气致富到文化复兴。

  对于卡塔尔王室购买艺术品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他们生硬地回绝或者直接拒绝关于他们购买艺术品的谣言,甚至不愿意对外澄清他们购买的艺术品是以皇室名义,还是以国家名义购买,甚至他们都不愿意对外解释购买这些艺术品对卡塔尔的公民会带来什么好处。

     玛雅莎急切地想要将一些大名头艺术家带到卡塔尔首都多哈,日本艺术家春上隆2010年在凡尔赛宫举办展览之后,玛雅莎就在多哈为其举办了一场春上隆作品回顾展。达明·赫斯特在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展览之后,玛雅莎又在2012年为其在多哈举办展览,而博物馆协会对该展的赞助达200万英镑,这样的赞助方式和资金,也是中东地区的首例。

    王室提升文化软实力

     如何将卡塔尔这个以氮氢化合物为经济支撑的弹丸之地,转变为一个以知识经济和文化产业为主导的国家,是这个后石油国家的晚年圣歌。

     直到20世纪80年代,卡塔尔都只是一个在沙漠王国中的弹丸之地,即便是具有一定历史的珍珠产业,也发展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但由于石油的发现,以及之后发现这里是全球第三大天然气储备区后,卡塔尔半岛迅速崛起,并成为全世界非同一般的富国。2010年,这个人口基数小的国家,人均GDP一度排名全球第三,其经济年增长率为16.6%。

  但是卡塔尔的石油和天然气总有一天会消耗殆尽。卡塔尔王室在寻求海外投资的同时,也积极思考本土的转型。他们拥有广泛的投资和遍及全球的资产,比如伦敦著名的百货公司Harrods,以及著名的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此外,他们还用超过1000亿英镑准备2022年FTFA世界杯。

  文化项目是他们未来投资庞大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卡塔尔博物馆协会是酋长最看重的部分。玛雅莎解释:“卡塔尔博物馆协会更像是我父亲的孩子,他想创造些什么,与社会团体有联系,在社区中建立一种文化对话。我们直接向他报告,最值得庆幸的是,我父亲不会干涉我们的日常业务。我们向他提交战略计划书,一旦经他批准,我们就交给协会,我们也就有直接执行的自由和权力,接下来就按照我们认为合适的方式向前推进我们的计划。”

  新的博物馆将会成为展示卡塔尔收藏的展示窗,这里的藏品将包括伊斯兰艺术、现代阿拉伯绘画、摄影作品等。也许,在2022年FTFA世界杯举办期间,卡塔尔王室囤积的艺术珍品将成为其展示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载体,而玛雅莎的眼光和决定,也将受到世人检阅。

--来源:雅昌艺术网